人民論壇丨郝宇青:新形勢下黨外幹部的角色定位

時間:2020-08-25浏覽:38設置

  黨外幹部是幹部隊伍的重要組成部分,一直以來,黨中央非常重視加強黨外幹部隊伍建設。黨的十九大報告中兩次提到“黨外幹部”,一是要求統籌做好培養選拔黨外幹部工作;二是要求“實行更加積極、更加開放、更加有效的人才政策,以識才的慧眼、愛才的誠意、用才的膽識、容才的雅量、聚才的良方,把黨內和黨外、國內和國外各方面優秀人才集聚到黨和人民的偉大奮鬥中來”。2019年3月頒布的《黨政領導幹部選拔任用工作條例》中明確要求,統籌做好培養選拔黨外幹部工作。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審議通過的《決定》中則把黨外代表人士隊伍建設提高到了制度化建設的層面,爲鞏固和發展最廣泛的愛國統一戰線,要求“健全黨外代表人士隊伍建設制度”。爲了更好地推動黨外幹部隊伍建設,迫切需要弄清楚黨外幹部的角色定位問題。根據中央文件精神和相關文件的規定,以及全國各地黨外幹部隊伍建設的實踐,黨外幹部的角色定位大致可從如下幾個方面予以概括。


從身份上看,黨外幹部首先是幹部


  對于黨外幹部來說,他的第一身份是幹部。或者說,幹部是他的首要角色定位。在我國的政治語境中,“幹部”一詞是一個具有積極內涵的詞彙;在老百姓的心目中,“幹部”是具有責任和擔當意識、能夠發揮引領作用的精英。“幹部,幹部,領先一步”,這句話在社會上廣泛流傳,就反映了人們對幹部的領頭雁作用的角色期待。《黨政領導幹部選拔任用工作條例》中,對幹部提出了要求:“黨政領導幹部必須信念堅定、爲民服務、勤政務實、敢于擔當、清正廉潔。”

  對于黨外幹部來說,既然成爲幹部,具有了幹部身份,就要按照幹部的標准來嚴格要求和規範自己,要樹立強烈的使命和責任意識,要常修爲官之道、常懷律己之心、常除非份之想、常省自身之過,要具有“能幹事、會幹事、幹成事”的能力,使自己成爲一名合格的幹部,使自己成爲和黨員幹部一樣的幹部。不能把幹部的標准看作只是針對黨員幹部的,錯誤地認爲黨外幹部可以不受幹部標准的約束,可以放松對自己的要求。如果這樣,那就是忘記了自己的第一身份。而這樣的黨外幹部必然是不合格的幹部。

  黨外幹部首先是和黨員幹部一樣的幹部,兩者共同構成了我國幹部隊伍的整體。黨外幹部的幹部身份定位,需要注意兩個方面的問題:一方面,黨外幹部必須加強自身建設,提高自身政治素養和處理各種事務(尤其是基層事務)的能力。只有有作爲,才能贏得尊重、取得進步。黨外幹部應當擺脫“配角”意識,更不能有“花瓶”觀念。否則,就是沒有把自己看作是幹部,沒有形成穩定的幹部身份認同。另一方面,對于黨委部門和黨員幹部來說,應當做到黨外幹部和黨內幹部一視同仁,黨外幹部也是幹部隊伍的有機組成部分,兩者的奮鬥目標是一致的,從而幫助黨外幹部形成和強化他們的幹部身份認同。切忌把選拔任用黨外幹部看作政治需要、政治象征、“政治秀”,甚至看作是對黨外代表人士的照顧等錯誤的觀念和做法。

  對于黨外幹部來說,他們在確立、鞏固和強化幹部身份認同的時候,的確會遇到“身份焦慮”的窘境。因爲黨外代表人士通常都擁有多種身份,究竟哪一個身份占優,選擇哪一個身份,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是,一旦黨外代表人士進入幹部隊伍,成爲黨外幹部,就必須把幹部身份當作第一身份。


從範圍上看,黨外幹部是行政幹部


  黨外幹部是行政幹部,這主要是強調黨外幹部不同于黨外代表人士的群體特征。《關于加強新形勢下黨外代表人士隊伍建設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明確界定了黨外代表人士的範圍:“黨外代表人士是與中國共産黨團結合作、作出較大貢獻、有一定社會影響的非中共人士,包括民主黨派代表人士、無黨派代表人士、少數民族代表人士、宗教界代表人士、非公有制經濟代表人士、港澳台海外代表人士等。主要是人大代表、政協委員中的黨外人士,在人大、政府及政府工作部門、政協、司法機關、國有企事業單位擔任縣處級(或相當于縣處級)以上職務的黨外幹部,民主黨派各級組織領導班子成員,工商聯各級組織領導班子成員中的黨外人士,在有關社會團體擔任一定職務並發揮較大作用的黨外人士。”

  這裏我們可以清楚地看出,黨外幹部是黨外代表人士的一部分。因此,黨外幹部必然擁有黨外代表人士的身份,而且這一身份對于黨外幹部來說也是非常重要的,是區分黨外幹部和黨員幹部的一個標志性身份。但是,一旦黨外代表人士進入了行政體系,成爲行政幹部,黨外代表人士的身份就不再是最主要的了。當然,這並不是說黨外代表人士的身份不重要,也不是說黨外代表人士在我國政治生活中不重要,而是說黨外代表人士一旦進入行政體系,成爲行政幹部,成爲公共權力的執掌者,那麽,這時黨外幹部所擁有的行政權力的公共性就成爲主要的身份標志了。

  黨外幹部在進行行政行爲和參加行政活動時,必須以幹部的公共性身份出場,並體現出權力的公共性,要求做到不偏不倚、公平公正,而不是體現出其黨外代表人士身份的特殊性所具有的強烈黨派色彩。黨外幹部不同于其他黨外代表人士的關鍵就在于此。例如,擁有黨外代表人士身份的人大代表、政協委員,雖然他們的人大代表、政協委員身份也具有一定的公共性,但更重要的是他們的黨外代表人士的身份,具體地說,是他們的黨派身份。他們在出席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和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時,黨派身份就相當突出。這樣,黨外幹部作爲行政幹部,他們和其他黨外代表人士的身份差異就在于公共性的多少了。


從性質上看,黨外幹部是事務性幹部


  盡管黨外幹部和黨員幹部共同構成了我國幹部隊伍的整體,兩者都是幹部,但是在黨外幹部和黨員幹部之間還是存在著一定差異的。這種差異是:黨外幹部是事務性幹部,而非政務性幹部;黨員幹部則既可能是事務性幹部,也可能是政務性幹部。也就是說,黨外幹部不可能進入黨的組織體系內任職,如黨委、組織部、宣傳部、統戰部等黨務部門。因此,黨務代表人士成爲幹部,是行政吸納而非政治吸納。

  黨外幹部具有事務性幹部的特征,這一點在《意見》的相關規定中就有明確的反映。關于黨外幹部的選拔和任用,《意見》要求:“除有特殊要求的部門外,其他政府部門可選配黨外幹部擔任領導職務,重點在行政執法監督、與群衆利益密切相關、緊密聯系知識分子和專業技術性強的部門配備。”對此,可以從兩個方面來理解:一方面,雖然《意見》對于究竟哪些政府部門屬于“有特殊要求的部門”沒有給出明確的解釋說明,但這畢竟只是政府部門中的少數,而且這種特殊情況也可能是由于一些政府部門已經配備了黨外幹部,因此在一段時間裏可能沒有黨外幹部的相應職位了。另一方面,黨外幹部任職的重點領域是“行政執法監督、與群衆利益密切相關、緊密聯系知識分子和專業技術性強的部門”。這些部門基本上屬于專業性比較強、專業化水准要求比較高的事務性部門,之所以會有這樣的制度安排,與黨外幹部的來源有很大關系。據河北省石家莊市關于黨外幹部現狀的調查,約90%的黨外幹部主要來源于黨外知識分子,現有黨外幹部中,大學以上文化程度占比達到92%,其中研究生文化占17%;副高以上職稱占到53%。黨外幹部的學曆層次高、專業化程度高,因而安排他們從事專業性強、專業化程度高的事務性的行政工作,是符合“人盡其才”的用人原則的。當然,黨外幹部也應對自己嚴格要求,利用自己的所學、所長,做好本職工作,當好人民公仆,不能因爲成了幹部,便放松了對自己的要求,滋生特權思想,脫離廣大群衆。


從功能上看,黨外幹部是輔助性幹部


  黨外幹部是我國幹部隊伍的有機組成部分,其在國家政治生活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中的重要性不可低估。但是,從我國幹部隊伍的整體及其功能來看,黨外幹部不是幹部隊伍的主體,因而和黨員幹部相比,其功能是輔助性的。黨外幹部的輔助性功能是把黨外幹部隊伍作爲一個整體來看的,是從其在整個政治體系中的地位來看的。

  應當說,這種狀況是和中國共産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這一基本政治制度相契合的。這一制度規定了中國共産黨和各民主黨派在國家政治生活中的地位、作用和相互關系。其中,中國共産黨處于領導和執政地位,各民主黨派是參政黨。黨外幹部進入國家行政機關,就是以參政黨的身份而進入的,其在政府部門的主要功能就是參政議政、民主監督,就是輔助執政黨以及黨員幹部更好地行使國家權力,做好執政黨以及黨員幹部的參謀、幫手和同事。即使是黨外幹部在政府部門擔任正職,在某一領域、某一部門發揮主導作用,也不能改變黨外幹部在整個政治體系中的輔助性的角色。

  當然,功能上的輔助性,不等于黨外幹部在國家政治生活中不重要。從結構功能主義的角度看,黨外幹部和黨員幹部一起構成了我國幹部隊伍的整體,形成了一個完整的結構,而作爲不同的部分,分別擔負著相應的功能,共同推動著整個結構的運轉。這個完整的結構離開哪一部分,都有可能導致結構運轉失靈。也就是說,黨外幹部和黨員幹部的區別只是承擔的功能不同,而不是重要程度的差異。此外,盡管黨外幹部和黨員幹部在政治體系中擔負的功能不一樣,但兩者的奮鬥目標是一致的,都是爲了形成民主團結、生動活潑、安定和諧的政治局面,都是爲了築牢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的根基,都是爲了實現中華民族偉大複興的中國夢。因此,只有兩者之間秉持親密合作的精神,構建親密合作的關系,才能真正發揮中國特色政黨制度的優勢。

  因此,黨外幹部大可不必因爲擔負著輔助性的功能而妄自菲薄,不必因爲大多數黨外幹部不能成爲正職而喪失幹事的動力和熱情。事實上,在黨外幹部中間,這樣的情緒還是存在的。例如,有的黨外幹部在工作中謹小慎微,縮手縮腳,勤于請示、彙報,卻少于表態,不敢放開手腳進行創造性的工作;“有的黨外領導幹部由于沒有擔任主要領導職務,也沒有分管重要工作,工作上逍遙自在,過于‘灑脫’,對自己的前途不抱信心,産生自棄心理”。雖然這種情況和黨外幹部選拔任用機制不健全有關,但在筆者看來,它更和黨外幹部對輔助性角色沒有清醒的認識與宏觀的把握有關。


從目的上看,黨外幹部是統戰幹部


  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當前,國內外形勢正在發生深刻複雜變化,我國發展仍處于重要戰略機遇期,前景十分光明,挑戰也十分嚴峻。”面對複雜的國內國外形勢,要求我們黨統籌好國際國內兩個大局(國內大局就是改革發展穩定,國際大局就是和平發展合作),也要求黨外幹部承擔起曆史賦予的責任和使命,努力當好統戰幹部,做好統戰工作,做好各級黨委政府聯系群衆的橋梁和紐帶,爲奪取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偉大勝利創造有利的環境和條件。

  統一戰線是中國共産黨的三大法寶之一,在進入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時代的條件下,同樣需要統一戰線這一法寶繼續發揮作用,而這離不開黨外幹部的努力。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是偉大的事業,它需要來自國際範圍內一切熱愛和平和發展的力量的支持,需要來自海外僑胞的支持,需要擁護社會主義、擁護祖國統一和致力于中華民族偉大複興的愛國者的支持,而所有這些支持的獲得,恰好正是黨外幹部的優勢所在。同時,“當前,我國經濟體制深刻變革、社會結構深刻變動、利益格局深刻調整、思想觀念深刻變化,既有的社會矛盾和問題與新生的各種矛盾和問題相互交織”。在這種情況下,黨外幹部可以利用其自身的專業優勢和廣泛的社會影響力,深入聯系各界群衆,傾聽群衆呼聲,反映群衆要求,在綜合多方利益表達、促進社會矛盾化解和社會整合、推進社會治理、維護社會穩定等方面發揮其獨特的優勢,創造性地開展工作,從而推動新時代統一戰線的形成。


閱讀原文


作者郝宇青(腾博会娱乐网址公共管理學院教授、博導)

來源丨人民論壇

編輯丨肖啓玉


返回原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