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證券報丨胡月曉:物價水平將進入長期平穩期

時間:2020-07-20浏覽:43設置

  2020年6月份的CPI指數公布後,市場終于放下了懸著的心。今年以來,相對充裕的流動性讓市場一直對通脹上行抱有警惕心態,但是筆者認爲,即使物價在短期內沒有明顯下降,中國的物價水平也將進入長期的低增平穩期,這段長期的物價平穩,將與過去40年期間物價的。高波動和高增幅狀態形成鮮明對比。

  從CPI定基指數上看(1978年=100),中國改革開放40年中的物價高漲幅,主要發生在上世紀90年代,10年期間物價水准翻番,由1990年的216.4上升到了1999年的432.2。而在這段時間之前和之後,物價漲幅則相對平穩。這段時期中國物價上漲幅度領先于全球主要經濟體的首要原因是,中國改革開放過程本身帶來市場化和商品化發展。改革開放之初,中國3/4的人生活在半自然經濟狀態,這種狀態決定了中國的很多消費品的生産要素並沒有在售價上得到體現。農民將剩余農産品出售時,他只要求獲得邊際成本,通常是他額外的幾近于零的勞動力價格,農産品中的土地要素、資本投入等,都沒有在售價中得到體現。隨著中國商品化進程的發展,市場經濟的推進帶動了對要素回報的要求,原先商品成本的貨幣計算中沒有被考慮進去的生産要素,越來越多地得到體現,只要商品經濟對自然經濟的吸收過程在持續,一般物價水平的上漲就不會停止。中國上世紀90年代的價格“闖關”改革,其實就是這個過程在市場中的表現。在城市,國有經濟中同樣存在著核算的不充分性,隨著改革推進,市場中商品售價一方面由邊際成本定價轉向平均成本定價,另一方面無論是在邊際成本還是在平均成本核算中,包含的要素增加了,于是推動了一般價格水平上漲。

  同時,1993年之前中國的增值稅體系還沒有全面鋪開,1994年後中國在經營中間環節征稅的增值稅、營業稅體系全面建立。施加在生産、流通環節的各類直接和間接稅收,增加了經營成本,于是一般物價水平上漲和貨幣貶值。隨著生産和技術的進步,在生産過程中投入的工業品比重不斷增多,比如農業生産投入的化肥、農機具的比重相對于勞動和土地大幅提高。投入要素的工業制成比重增加,意味著其中的稅收比重也將上升,這就進一步帶來了成本的上漲。盡管由于經濟生産力的進步帶來了單位産品稅率下降,但工業投入比重的上升,還是導致了稅收比重的增加。工業化帶來了生産力進步和經濟繁榮,但在間接型稅收體系下,也帶來一般價格水平的上漲。

  按照通脹在經濟周期中表征作用變化,通脹的觀察視角和重心經曆了以下三個階段的變化。

  第一階段爲食品價格關注階段。面包和肉貴了,其他需求就會下降,宏觀經濟管理的一個重點就是維護農産品價格的穩定。從資本主義經濟體系出現直到“二戰”,通脹的關注點一直在食品價格,彼時國際貿易中農産品進出口的管理,是周期管理中一項不可或缺的重要內容。

  第二階段爲核心價格關注階段。隨著生産的進步,食品等基本需求已完全滿足,生活中恩格爾系數已顯著下降,其價格的波動不取決于需求而受制于生産,而供給沖擊被認爲是非周期性的,因而“二戰”後西方對通脹的關注點紛紛轉向了核心通脹。“二戰”後直至上世紀90年代“新經濟”的興起,是通脹的核心價格觀察時期。

  第三階段爲菲利普曲線失效階段。在經濟繁榮時期,物價通常上行,因此通貨膨脹也被認爲是一種經濟周期現象。但是自從上世紀90年代末進入“新經濟”時代以來,通貨膨脹的變化逐漸脫離了經濟周期,出現了菲利普曲線失效現象。對于這個現象的通行解釋是,作爲新興産業的信息産業具有超高規模的經濟效應,信息技術在生産領域運用得越廣,生産規模越大,生産成本反而越低。

  當前中國的物價走勢,表面上看很複雜,但按照觀察通脹的三階段劃分,未來物價的長期趨勢取決于經濟體系中成本要素的變化,長期視角中的貨幣因素已退居次位,中國未來30年至40年的物價運行,將比改革開放後40年的物價低一個台階。

  未來中國經濟結構變動方向是服務化和信息化,工業化階段已基本結束,信息化提高各行各業的生産效率,使得單位産品的生産成本下降。相對于工業化帶來的稅收增加,服務化並無稅收納入增加效應,因此未來的物價增長,將更多地取決于經濟體系本身的技術進步。

  未來貨幣環境或面臨兩個不同發展前景:數字貨幣對信用貨幣的替代,貨幣政策目標轉向金融平穩。在人類貨幣發展史上,信用貨幣對金屬貨幣的替代,打破了物價長期穩定的曆史,未來如果發生數字貨幣對信用貨幣的替代,那麽將會重新有利于物價的穩定。同時,由于貨幣政策轉向金融平穩,流動性的投放速度將更貼近經濟增長的實際需求,從而放緩了物價上漲的步伐。


閱讀原文


作者胡月曉(腾博会娱乐网址中國金融研究院學術專家、研究員)

來源丨上海證券報

編輯丨肖啓玉


返回原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