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彙報丨殷德生:全方位打造“大循環”的中心節點

時間:2020-06-05浏覽:103設置

  如果說,“努力成爲國內大循環的中心節點和國內國際雙循環的戰略鏈接”道出了上海代表國家參與國際競爭的從容和自信,那麽,當下的“五五購物節”正全方位展示萬商雲集、近悅遠來的國際消費城市的吸引力,從一個側面彰顯上海成爲國內大循環的中心節點的強大實力和潛力。

  國內大循環包括生産領域的強大國內市場、分配領域的有序收支、流通領域的正常運轉以及消費領域的充分有效需求。在國內大循環的形成過程中,最爲關鍵的還是激活國內有效需求。中國擁有包括4億多中等收入人群在內的14億人口的國內巨大市場。2019年上海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1.35萬億元,居全國城市首位。當下,解決有效需求不足問題需要生産、分配和流通等環節形成合力。暢通要素流動,構建統一大市場,上海要發揮排頭兵的作用,在生産領域,要推動重點消費品更新升級,加大生産性服務業、生活性服務業的供給質量;在分配領域,深化社會保障體系的改革以及減稅降費爲主的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繼續在國民收入分配結構上更多向居民傾斜,讓居民真正有錢花、敢花錢。在流通領域,重點任務就是有效降低經濟社會非市場交易成本,提高經濟主體的邊際收益率,更好地推動政府簡政放權改革,在提高治理水平的同時,要進一步深化“放管服”。

  隨著上海建設卓越的全球城市,以及新型工業化、信息化、城鎮化同步推進,超大規模內需潛力不斷釋放,爲上海占據國內大循環的中心節點提供了廣闊空間,尤其是,各行業新的裝備需求、人民群衆新的消費需求、社會管理和公共服務新的民生需求。“上海制造”基于長期形成的傳統優勢和完整的工業體系,搶占制造業新一輪競爭制高點,重點打造先進制造業、生産性服務業、服務型制造業和綠色技術,在人工智能、集成電路、大數據與新一代信息技術、生物醫藥與生物工程等領域提前布局、引領新突破。上海作爲“放管服”改革最先破題的地方,在簡政放權、放管結合、優化服務上邁出實質步伐,從負面清單管理到“證照分離”,從“一網通辦”到“一網統管”,上海一直都是“放管服”改革的前沿陣地,探索形成了“放管服”改革的上海樣本,初步建立了現代化政府治理體系,以簡政放權實現市場准入更精簡,以精准服務實現政務服務更便捷。“放管服”改革的要義就在于轉變政府管理模式,提升營商環境,爲國內大循環的中心節點的形成增強了軟實力。

  尤其值得重視是,科創板爲上海成爲國內大循環的中心節點提供了金融市場優勢。與傳統的國內大循環不同,現代的國內大循環還表現爲在線新經濟模式,其包含現代生産制造(無人工廠、工業互聯網)、生産性服務業(電商零售、在線金融服務、在線展覽展示、在線研發設計)和生活性服務業(在線教育、在線文娛、在線醫療、無接觸配送、新型移動出行、遠程辦公),不僅涉及規模龐大的市場和衆多複雜領域,而且需要大量科技創新企業作爲紐帶和平台,注重科技創新的示範應用,具有科技創新要素密集型特征。例如,《上海市促進在線新經濟發展行動方案(2020—2022)》就提出,集聚“100+”創新型企業。科創板能更好地促進金融資本和在線新經濟的有機結合,助推金融資本和國內大循環“聯姻”,培育更多連接生産、分配、流通、消費各國內大循環的環節的“硬核”上市資源。傳統的以間接融資爲主的方式以及傳統資本市場以審批制爲代表的運行、監管模式不能滿足科技創新和現代大循環的需要。科創板建立起了科技、資本、實體經濟、消費經濟等之間暢通的循環機制,增強了國內大循環的經濟動能。作爲高新技術和高成長性企業的“賽馬場”和“試金石”,科創板爲國內大循環“硬核”企業提供了市場化的競爭平台和優勝劣汰機制。


閱讀原文


作者殷德生(腾博会娱乐网址經濟學院院長)

來源丨文彙報

編輯丨肖啓玉


返回原圖
/